# 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

標準

以Walter Mitty作為2014第一部電影,我覺得很慶幸。

就好像在一年最開始的時候,給自己一份很棒的新年禮物一樣,似乎得到了很大的驚喜。

the-secret-life-of-walter-mitty-poster3

Walter Mitty,一家即將全面數位化的雜誌社底片資產部經理,因為一張25號的底片,人生開始有了改變。在這之前,他就和你我一樣,是個徹底的平凡人,會為銀行存折還有多少存款而每天做開支紀錄。更甚的是,常常會做白日夢,尤其是和夢中情人有關的,一切天馬行空、超脫現實的白-日-夢。

長期合作的攝影師Sean將一疊底片寄給他,但卻獨漏了需要作為最後一期實體雜誌封面的25號底片。Walter為了能夠給公司一個交代,按手邊僅有的底片線索,開始尋找行蹤向來飄忽不定的Sean,那刻開始,他的人生似乎重新活了過來。

他去了Greenland,坐上一名酒醉機師的直升機;他掉進大西洋,差點被鯊魚吃掉;他到了冰島,才發現原來小鎮的人爭相離開是因為火山即將爆發。

他灰頭土臉地回到家,正在他將Sean送給他,刻有雜誌社座右銘的皮夾丟進垃圾桶後,才發現原來Sean曾經來找過他母親。

按圖索驥,他攀越喜馬拉雅,來到世界的最巔峰,終於來到正在拍攝雪豹的Sean身旁。原來,25號底片早就在Walter的手上。

結局當然是Walter順利地將25號底片交回給雜誌社,雖然他依舊被裁員失去了工作。

但,25號底片已經說明了一切。

DF-11070-Edit - Ben Stiller in 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

我最有共鳴的地方,其實是Sean說的一番話。

‘Beautiful things don’t ask for attention.’

當雪豹出現,Sean和Walter透過長鏡頭屏息欣賞著時,Walter問他何時要拍?Sean如是回答。

那刻,我在心裡落淚。

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

當最美麗的一刻出現,反而不想拍了,而是想一個人靜靜地獨享那一個moment。

我想起大學時期主修影像,往往在決定一個鏡頭美不美的時候陷入膠著,很多時候就算再怎麼美麗的場景,卻還是拍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覺。所以我漸漸很少拍照了,或者說對於沒有辦法留住美麗瞬間這回事,我一直很在意。我把底片機收進櫃子,拍好的好幾卷也不拿去沖洗,私以為這樣那些時光、那些片刻,就永遠留在膠片裡。

對吧?美麗的事物從來無須尋求注目。

很多時刻、很多瞬間,過了就是過了,所以我們唯一應該做的,就是享受那個當下。

片尾響起Jose Gonzalez的"Stay Alive",而Walter Mitty不再發白日夢了。

‘To see the world, things dangerous to come to, to see behind walls, to draw closer, to find each other and to feel. That’s the purpose of life.’

開拓視野,看見世界,貼近彼此,感受生活,這就是生活的目的。

mwTArSC

我們,至少我,現在還是如此每天庸庸碌碌地活著,也許我也應該常做白日夢冒險一下(笑)。

廣告